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ahtwgo | 3 August, 2009 | 生活雜談 | (40 Reads)
   趙永均頓時無言。   
    就這樣,趙永均用了整整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挨家挨戶到親戚朋友那兒借得了他認為可以上路的錢,於開學報名前來到南京……在97級同班同學中,他路程最遠,卻沒有一個家人送他上學,為此他悄悄流過淚。   
    (趙永均現下是東南大學大二學生。他說學校大概看他獨立能力強,一進校就讓他當班長。他因上學欠一萬多元債款,沒讓家人知道,學校也不清楚。現下他主要靠假期打工解決學費和生活問題,日子過得仍極艱難。)   
  今年4月,我到上海採訪的第一個學校是華東理工大學,這個學校是上海幾十所高校中貧困生最多的一所。學生工作部的老師特意給我介紹來了該校化學專業的曾祥德同學。在我面前坐著的這位瘦小的同學身上,看不到一點點在東方大都市上學的那種特有的上海大學生風采。他穿得上大下小,似乎蠻新的罩衣和很舊的球鞋,以及低著頭、搓著手說話的情態,一看便明白地告訴你這是個“山裡娃”。   
    只有知識和語言屬於這座著名大學的學子。果不其然。   
    “我到上海讀大學一年多,沒上街出去過。只有在香港回歸那天學校組織上了一次南京路,也就是一兩個小時就回來了。”曾祥德同學說。   
    “老師說你是95年考上大學的,怎么你現下才是96級生呢?”   
    “我考上大學後整晚了一年才有學籍的。”他說。   
    “為什麼?”   
    “接到錄取通知書後家裡沒有錢,我就出去打工,給耽誤了。”   
    “那──你當時沒怕失去學籍?那樣不就遺憾終身么﹗”   
    “我當然知道。可……當時什麼辦法也沒有。”他抬起頭時,兩眼淚汪汪。   
    “能給我說說嗎?”室內設計裝修傢俬訂做家居裝修住宅裝修 Interior DesignHome DesignOffice DesignResidence DesignFit FurnitureDecorative WorksLexia 3Interior Designoffice interior designinterior design company 我輕輕端過杯中水,怕觸痛他的傷痕。   
  曾祥德同學穩了穩神,說︰“可以。”  憂鬱的夢...... 為人處世之“三十六計” One more thing before the big day... Former lawyer struck off over misconduct 姹紫嫣紅碎時光裏且行且珍惜 perspiration dripping lived in Africa t never knew freedom, never really livedTrust me i-need-you-because I need you beca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