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ahtwgo | 12 February, 2014 | 一般 | (21 Reads)
一只小鳥,伏在我的煙囪上,啾啾嘰嘰叫個不停,吵了我的安寧。

冬天來了,很多取暖用的煙管開始冒起了青煙。許是北方女子,我早已習慣了寒冷,並沒有太早的給屋子生火取暖。一天中,大部分時間都在辦公室裏度過, 也漸漸生了惰性。

還是去年的舊煙管一直架在那裏,不曾動過,時間久了,居然有小鳥住了進來。午飯後,找來學生幫忙,探個究竟。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原來那鳥兒在我的煙囪裏生出了孩子,一窩的小雛鳥,渾身絨絨的毛還未長全,長大嘴唧唧咋咋叫個不停。顯然,他們還不認識我這個陌生的傢伙,並沒有恐懼心,似乎向我索要著食物。

而那只伏在我煙囪上的小鳥是媽媽,它嘴裏叼著蟲子,不幸受傷被我們捕獲。看著它弱弱的身子,還有那一群唧唧咋咋等吃的孩子,我的心一刹那被觸動了,生起了憐憫之情。

我們動手把它嘴裏的蟲子喂給小雛鳥們,然那只母鳥卻趴在煙囪上一動也不動。我們試圖喚醒它,竟然是徒勞。那些小雛鳥被我的學生裹上棉花放在一個安全的牆縫裏,我規定他們定期去餵食。

一周後的一天,他們來告訴我,那些小雛鳥不見了。 我心裏有著無名的傷感,那些小雛鳥它們似乎還不會飛,難道是被其他的動物吃掉了?不敢想下去……我命令孩子們利用飯間去尋找,在一個角落裏找到了被凍僵的小雛鳥們。我點上火,放它們在掌心裏烤烤,然一切都是徒勞。

我知道我有些傻。但是,生命曾經撫慰過我的偏執與愚頑。父親在陽臺種了一盆花草,他和母親回了趟老家,托我照顧那盆花草, 大約一個春天,我忘了澆水。葉子全幹了,沒有任何生的跡象,搬起來,刷刷地響。好像一碰,就會碎得七零八落。

搬到外面,給美美地澆水,讓它透,再透點。這算是一種洗禮吧,悲愴而無奈。最後連盆帶土一起被灌地濕濕的,葉子像是帶著青黑色,滿臉的怨氣。

第二天下午,我途經陽臺,竟然發現昨天澆過的花草中一根枯枝的葉脈間,萌發了隱約的綠意。呀!它居然活了。

那一刻,我說不清是驚悚還是戰慄,在強大的生命面前,我只好含著虔誠與敬意。是的,對生命的敬畏。

就像現在,面對一群小雛鳥的死亡,我悔恨到了極點。 突然覺得,我的行動活生生地拆散了那些孤苦伶仃的鳥兒,讓它們無法擁有一個穩定的家。

我心底,一直認為它們是活著的,到現在也仍舊這麼認為。 我不在乎它們能否真的存活下來,我在乎的是它們是否為生而努力過。

動物尚且如此努力為生,那麼人是不是更應該熱愛生命呢?

班裏有一個學生,幾年前因玩火被燒傷毀容,醜陋的面容讓人無法正視。但他從不放棄對學習和生活的熱愛,在我的鼓勵下一次比一次成績好,今年還被分到重點班。 他自信、他從容,令我們做老師的慚愧,之前我們所有的擔心幾乎是多餘的。在他身上,我看不到半點自卑。

我開始仰視這個孩子,他有一雙可愛的眼睛,那裏流露出對生活的嚮往。在相處的日子裏,我們再也不把他作為另類,該批評就批評,該玩笑就玩笑。 他成了我們班的班幹部,也成了我的驕傲。

從死亡中走出來的他,儘管不再擁有陽光的外表,但有何理由拒絕陽光的內心?我開始敬畏生命了。

生命,每個人只有一次,有何理由不熱愛呢?